太空“圈地运动”:亚马逊等公司向FCC申请部署3.8万颗低轨宽带卫星_计划

太空“圈地运动”:亚马逊等公司向FCC申请部署3.8万颗低轨宽带卫星_计划
太空“圈地运动”:亚马逊等公司向FCC申请部署3.8万颗低轨宽带卫星 太空“圈地运动”:亚马逊等公司向FCC申请部署3.8万颗低轨宽带卫星 财联社(上海,编辑 史正丞)讯,在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最新一轮商用频谱许可证受理窗口中,处于这条赛道的公司纷纷“狮子大开口”,喊出部署成千上万卫星的计划,旨在抢先占住这项业务最为珍贵的频谱资源。 根据媒体统计,在最新一轮申请中,多家公司都大幅增加了卫星部署的计划规模。例如亚马逊就向FCC申请增加部署4538颗卫星,使得公司的Kuiper计划规模达到7774颗。除此之外,阿斯特拉(13620颗)、波音(5789颗)、OneWeb(6372颗)都给出了惊人的数字,还有多家初创公司也提交了部署数百至上千颗卫星的申请。 研究卫星通讯领域的Quilty Analytics创始人Chris Quilty接受媒体采访时解读称,这种举动就是在抢地盘。Quilty表示搭建近地轨道宽带系统最困难的不是造卫星或者发射卫星,而是获取频谱。每家未来有计划从事这一领域的公司都正在试图在无人认领的区域内标上自己的记号。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拥挤在FCC门口争抢频谱的公司们有着截然不同的背景,在太空开发领域的进度也各不相同。亚马逊的Kuiper计划此前已经获批部署3236颗卫星;阿斯特拉主业是火箭制造商,也有开发宇宙飞船的计划;航空业巨头波音本周初才刚获得FCC批准部署147颗卫星;Inmarsat、Intelsa等公司原本就卫星通讯服务供应商。 目前在卫星宽带领域领跑的太空探索公司并没有出现在本次申请中,此前FCC已经批准其部署近7500颗近地轨道通讯卫星。该公司正在规划中的第二代卫星系统预计将包含3万颗卫星。 专门为通讯和卫星行业提供估值咨询的Summit Ridge Group主席Armand Musey表示,现在的行业玩法是公司们先去申请V波段星座,然后再考虑怎么实现自己的计划,或者对备案作出调整。如果一开始没有去申请,接下来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Musey进一步解释,FCC在批准备案的时候主要是看文件有没有正确提交,而不是对商业计划做出判断。 对于潜在的卫星部署数量激增,最大的隐患在于卫星残骸指数级上升和潜在的碰撞风险。Musey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卫星堆积在轨道上,达到一定密度后就会开始互相碰撞,并引发链式反应,专业上管这叫做凯斯勒现象。这是现实存在的威胁,人们也对此感到担忧,但目前除了各个国家政府外,并没有强力的实体确保每一颗卫星都能以负责任的方式放置在轨道上。